九爻

天下3,太虚弈剑cp爱好者,草金草,玄玉,双正阳。
霹雳布袋戏,戢武王&寒烟翠本命,冷cp拉郎博爱党。
宝钻,费家粉,尤爱二梅,摊牌本命,喜吃AC。
武侠,喜爱古龙小说,西门吹雪&叶孤城,沈浪&王怜花,通吃。
欧美,漫威电影基本都看过,福尔摩斯也看过,汉尼拔也看过……杂食。
历史,西汉张良本命。
三国郭嘉荀彧cp,曹魏粉。
魏晋南北朝通吃。
爱好乱世,喜看史书。
党拟KMTxCCP。
没什么三观下限文笔的人,瞎写胡写,懒癌严重。
不敢混圈,所以都是圈地自萌。

【蓝红】失控(day1)

基本上,咳咳,被屏蔽了。
30天性幻想挑战,day1

https://m.weibo.cn/3564104351/4169225398743126

【蓝红】念

旧稿存档。

1945年。

方辰青从背后缓缓抱住江虹,他的下巴靠在江虹的肩上,江虹没有回头,他只是轻声说了句:“方先生,已经是第二次了。”

江虹迅速的往方辰青腰间一抽,将方辰青的手枪夺过,转身后退一大步,黝黑的枪口直对着方辰青。

“所以,你有所防备了,不会让我轻易得逞。”方辰青把玩着匕首,目光紧紧盯着江虹。

“同样的伎俩,我不会上当。”江虹稳稳的持着枪,平静的说道。“一而再的背叛,方辰青,你心中可有道义?”

明明全国乃至世界,都希望我们和睦相处,为何你总是如此,一次次的背叛,一次次的想置我于死地?

“我放了你,你会放过我吗?”方辰青嗤笑出声,趁江虹有些愣神,立即上前一步抢夺手枪,江...

【蓝红】记

依旧是旧稿存档。

1938年7月23日,方辰青负伤,江虹赶来救援。
方辰青的情况不是很好,他腿部中枪,伤口流血不止,身上血迹斑斑,狼狈的很。

江虹俯下身割开方辰青的裤子,熟练的用三角巾包扎伤口,方辰青看着面前沉着脸的江虹,他平日冷峻的脸不由露出微笑。

“都这个样子了,还笑的出来。”江虹微带抱怨的看向方辰青,手下动作却是十分的轻柔细心。

方辰青没有回话,弹片伤了他的喉咙,便任由着江虹背负他,在战场上匍匐前行。

“张嘴。”十分沙哑的声音,仿佛喉咙咯血,染着血的指尖往江虹嘴上送上了什么东西,散发着馋人的肉香。

江虹张嘴咬住了方辰青喂给他的东西,是一块肉干,很美味,美味到江虹似乎一辈子都忘不...

【蓝红】始

ps:党拟人设依旧是我爱的大佬 @风摇枫
旧坑存档

1922年。

这是一场一群地主官僚和资产阶级共同举办的酒宴,宴会充满了上层阶级奢靡的气息,那一群人面对着出生于无产阶级的江虹,明显都是想看江虹笑话的,他们得到方辰青的授意,纷纷围着江虹搭讪敬酒。

江虹虽是初出茅庐,但面对着这么一群人仍是气定神闲,并未有丝毫畏缩怯弱的神情,他喝了一杯又一杯,很是沉着的应付这群人。

他过分年轻的面庞,故作世故的行为,早已泛红的双颊……暗中有一双湛蓝的双眸静静地将此景印入眼帘。

方辰青在偏僻处,观察着这个年轻人。这是一个新生不久,年轻朝气的政党。他早已接到合作的指令,但党中有许多不同意这一方针的人,就连他...

【天下3】浅谈我对莫非云和冷喻的认识

这是一个冷cp安利。天下3,莫非云&冷喻,友情向,两人更倾向于那种,友情以上,恋人未满,大概是君子之交淡如水。

来源云麓仙居谣言:云麓男神师兄莫非云带着魔女冷喻违背师命私奔啦!

两人武力值程度相当,要想想,符惊天罚死一群人。例子:有这么一个风靡仙居的云麓男神,他被一个被称为魔女的叛逆太虚道姑护在身后,说:你身体比较弱,那些杂碎,我来解决。然后男神无奈的笑笑,主动退后,道姑持剑迎击追兵,在缚足真诀困住追兵的时候,一个火天罚从天而降,死一大片。

真正的关系,两个人都有共同的师傅,说起来还真的是师兄妹。两个人都收过共同的徒弟,徒弟也算是自己儿子,师者如父母嘛,他们算是鸡哥的爹妈,也算是一对关系...

太虚弈剑,双正阳日常23333

【太虚弈剑】不要一出手就是九天玄元诀

七夕节日快乐!乞巧乞巧!
——
太虚小时候,还很小很小的时候,他出去玩只能带着小白虎,和别人打架打的特别累,经常是刚学会的技能胡乱一放,气血半点没掉,技力就空空如也了,然后就只能挥几下剑意思意思的打一下,连个退鬼符都画不出了。

所以他自小就羡慕剑阁,同样都是用剑的门派,人家门派自带补水技能,不仅是御着剑打架特别潇洒,还能时不时一个上善若水,技力就蹭蹭的涨,哪像他,渴死了只能干等着了。

太虚把自己对弈剑的肖想都和师兄说了,当时他那表情可是委屈极了,向师兄诉苦来着呢。

师兄一本正经的对他说,话可不能这样说,弈剑可没有重生和麒麟,很容易死的,看着好看但并不顶用,充其量是个花瓶,师兄看着师弟泪汪汪的...

【天下3】萍水相逢(太虚鬼墨)

@白衣 爱徒!我也想写嫖文啊(。)

然而,没有。

——
巴蜀潇隐村。

我其实是很无聊的,在潇隐村闲逛,不知不觉走到了吊桥上,过去对面就是演武堂了。

眺望远处山河,我下意识把宝鉴摇钱树放了出来,坐在吊桥中央弹琵琶。

琵琶声悠扬荡漾,但反反复复就是那一段调子,我也没办法,学艺不精啊。

然后有一个挺俊秀的鬼墨坐在我面前,坐的姿势十分潇洒,放荡不羁,和我平时正襟危坐的样子十分不同。

我假装没有注意到他,自顾自的弹琵琶,其实在暗暗留意他的举动,我也想结识一下这位闲的蛋疼听我弹琵琶的仁兄,但我们太虚观的门派形象就是高冷不可接近的,我必须要维持我的形象,不能主动勾搭他,要等他来勾搭我。

结果...

【蓝红】死不悔改(后续)

PS:依旧是我爱的大佬 @风摇枫 的人设,发现可以艾特人,接上一篇,胡写的后续233

长官看不到想不到听不到做不到的,我们要替长官看到想到听到做到。

江虹看着墙壁上的蓝色标语,忍不住笑了。

“这很官僚主义嘛,果然是你的地方。”

方辰青戴着镣铐,面无表情的看着,不发一言。
这里已经不是美军接待所了,被江虹改成战犯改造所。

主要收纳国民党高级军官,把他们好吃好喝的供着,因为这些军官养尊处优惯了,要从精神上软化他们,只能这样供着。

江虹遥遥指着不远处的一排牢房,微笑说道:“我记得,上回我来这里的时候,你的特务把我关在了那里。”

方辰青面上冰冷,眼神凌厉的看向江虹。

江虹毫不在意的笑笑,...

【蓝红】死不悔改(刑讯play)

PS:党拟使用风摇枫人设,给大佬打call!
江虹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,他醒的时候,头脑还不甚清楚,有些愣愣的睁眼,才发现四周的昏暗,只有一盏油灯放在桌案,泛着橙黄的光芒,照出了那些沾血的刑具,各式各样,发着油黑透褐的光泽,也照亮了那人俊美白皙的脸颊。

江虹双手被绑在老虎凳上,身上穿着朴素的民工衣服,他浑身湿淋淋的,黑褐的鬓发黏糊糊的贴在他脸颊,发尖滴答着水珠,因是刚醒,发觉周围环境骤变,他睁大了那双狭长而明亮的双眸里,一脸的不知所以,又一言不发,显得煞是无辜乖巧。

“呵,你胆子倒是挺大的嘛。”方辰青一身蓝色军服,皮靴走在泥石地上发出清脆的嗒啦声,他走近江虹,用力捏起江虹的下巴,冰蓝色瞳...

©九爻 | Powered by LOFTER